第十章 Chapter 10 (四十九) 战争结束--- 搜索开始 The War Ends--- A Search Begins 首页 我的遊記 北婆罗洲慰安妇 North Borneo Comfort Woman (2019年) 第十章 Chapter 10 (四十九) 战争结束--- 搜索开始 The War Ends--- A Search Begins

 

第十章

 

 


(四十九 ) 战争结束 - 搜索开始
The War Ends.......A Search Begins

 

 

二 战 著 名 的  "胜 利 之 吻 ".

战 争 结 束 ,新 加 坡 举 行 大 游 行 庆 祝 的 一 个 壮 观场 面  .

 

 

     1941年12月日本的突然发难(指偷袭珍珠港) 使到整个东方, 以及东南亚和太平洋地区陷入炮弹纷飞的战争状态. 然而,此种情况, 又与日本在广岛(Hiroshima)和长崎(Negasaki)吃了两粒美国原子弹后, 遭到毁灭性打击,突然又於1945年8月15日宣布屈膝投降, 令人几乎同样感到突然和意外.


     以下乃春仔(Choon)描述日本投降消息宣布后在亚庇所发生的事情: 他找寻其父亲和我的父母,他们大概还在日本宪兵的监狱里;他与比利铃木(Billy Suzuki)的会面,以及他寻找“神秘逃离亚庇”的田中中尉(Lt.Tanaka).

 

 

纽 约 二 战 结 束 胜 利 大 游 行 

英 女 皇 与 首 相 邱 吉 尔 同 申 庆 祝 二 战 结 束盟 军  胜 利

 

 

     过去几个月,盟军(英国和美国)对日本航运和亚庇港口区域的空袭有所增加。用马来文、中文和英文写的传单从飞机上掉下来,警告人们撤离城内某些被轰炸摧毁地区。

     我们从马来亚收音机联系中获得日本投降的消息, 接著在锡兰(Ceylon. 即今Sri Lanka,斯里兰卡)东南亚司令部(SEAC)也发布了一份声明.我们被指示负责投降的日本军队,并维持法律和秩序,直到盟军部队飞抵接管这些任务为止。

     我们决定派遣一支部队去释放所有在日本宪兵监狱里的人,其中包括我父亲和水莲(Swee Lian)的父母。我是这支部队中的一分子,当我们赶到三英里监狱时,我们发现它已经被遗弃,而且日本宪兵的卫兵们全都不知所踪。只剩下5名囚犯;2个男人和3个女人躺在水泥地上,太虚弱和茫然不知日本已经投降,但他们现在是自由的。他们的情况根本无法答覆我提出任何有关其他囚犯之去向的问题. 当我即将离开时,一名女囚犯告诉我,说:“其他囚犯全被处决了!

 

 

欧 洲 庆 祝  二 战 结 束盟 军  胜 利

美 国人 民 兴 高 采 烈 庆 祝二 战 结 束

 

 

     我们留下数人协助 5名幸存者, 以便他们需要其他方面的帮助. 我们赶去另一个日本宪兵监狱, 即亚庇体育俱乐部(Jesselton Sports Club), 发现该处空无一人, 警卫们都逃之夭夭了. 我又跑到田中的办公室, 他显然在匆忙中离开了. 地上散布著囚犯们的照片和文件, 抽屉也被打开著. 我在地上搜寻我父亲和水莲父母的照片, 一无所获. 天花板上的电风扇仍然开著周转不停. 田中的棕色皮革马靴在房间的一个角落处。

     在监狱附近咖啡店的人员告诉我们,前一天晚上,日本警卫用卡车带走了大约20名囚犯。他还说他看到一个穿著黄色长袍的佛教僧人在我们到达前几个小时开车离开监狱。他没有清楚地看到该僧人的脸孔。

     看来很奇怪,一个佛教僧人会去访问监狱.我想知道的是,该名“僧人”是否田中伪装者,并且已经逃走了. 因为他害怕遭到无数因酷刑而死者之亲属的报复.

 

 

中 国 抗 战 胜 利 大 游 行 

伦 敦 举 行  二 战胜 利 大 游 行 

 

 

     当我的一些同志去释放两个日本军妓院中的囚犯时,我跳上了借来的摩托车,然后快速地前往亚庇酒店,急切地想知道比利铃木怎样了. 酒店的保安员告诉我, 所有住在酒店里的陆军军官都被一架卡车载走, 而比利铃木和另一名飞机师在我抵步前数小时乘汽车离开. 我估计比利只有一个地方可去,那就是简易机场。

     当我到达那里时,一架双引擎飞机停在飞机跑道上,准备起飞。我看到一小群穿著陆军军装的日本人靠近飞机, 然后, 我看到两个穿著白色制服者走向飞机,其中一人是比利铃木!我跑到了他的面前。看到我,他感到震惊和高兴。

     一切都是如此突然!我10分钟起飞赴古晋!我的部队已被命令到那里,过后我们将被送到监狱营。他握着我的手说: “我正想知道你怎样了.”

 

 

新 加 坡 海 峡 时 报 号 外 : 日 本  投 降 ,盟 军 进 入 新 加 坡 .

中 国 人 民 庆 祝 抗 日 胜 利 大 集 会 的 欢 腾 场 面 

 

 

     我迅速地从衬衫口袋里拿出笔记本和一支笔,递给他。我说:“请写下你以后可以联系的地址.”他给了我他在檀香山(Honolulu)的女友密西(Missy)的地址,并说:“一旦事情恢复正常,我就会回到夏威夷(Hawali),但这可能需要很长时间。”

     因为我不知将来的落脚处,我将我的地址写著:“由英属北婆罗洲亚庇邮政局长转交.”

     此时,日本军官们正在登机,比利说:“我要赶紧去!代我把爱献给水莲!试著搭乘英国飞机去新加坡吧!” 

     当我们握手再见时,他笑着说道:“我们必须再见面,3个人!”他一边喊著走向飞机。

 

 

在 新 加 坡 日 军 投 降 后 的 一 个  镜 头 .

在 吉 隆 坡 ,日 军 向 盟 军 投 降 仪 式 .
 

 

     我曾经以为田中可能试图乘飞机逃跑,但是因为他不在飞机简易跑道上,我估计他可能试图从沿海乘船只逃到亚庇附近的许多岛屿之一。那么其他失踪的日本宪卫兵逃跑了吗?
     我决定去找田中。 除了个人原因外,还有许多家庭在1943年10月的婆罗洲起义(指神山游击队)期间被屠杀,有些人被他逮捕,在两个日本宪兵监狱里遭受酷刑和处决。

     我的同志正在帮助寻找被认为是由日本宪卫兵处决的失踪囚犯,村民们告知在3英里附近一个偏远地区有一个大坟墓。可是,没有办法知道埋葬者的身份。 

     后来,亚庇体育俱乐部和3英里监狱的前日本宪兵警卫在新加坡战争罪行法庭被指控犯下暴行,他们承认他们曾埋葬了几个因酷刑或被处决而死亡的人的尸体在3英里的大坟墓。
     遗体后来被挖掘出来在基督教、佛教和道教祭师举行仪式后火化及埋葬。

 

未完待续 45 下一篇: (五 十 ) 滞留在新加坡 Stranded In Singapore

 

 

 

 

 

 

你今天是 108091 訪问者(由2011年9月11日起)
You are 108091 visitors today(Since 11th September,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