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 难忘的会议 An Unforgettable Meeting 首页 我的遊記 北婆罗洲慰安妇 North Borneo Comfort Woman (2019年) (四十) 难忘的会议 An Unforgettable Meeting

 

(四十)难忘的相会

Unforgettable Meeting

 

 

一名日本“高级”军医要见水莲
A Japanese "Senior" military doctor wanted to see Swee Lian

 

 

日 本 慰 安 妇 

一 本 描 写 二 战  慰 安 妇的书 , 真 人 真 事

 


     几个星期后,妈妈生(Mama-San)从我身上学了几句(洋泾浜)英语,把我带到了卧室外的花园,指著保安人员、韩国人和日本人“慰安妇”居住的邻近建筑物,说:“今晚七点钟,我们去,那里”.

     我想知道我们访问的原因是什么?通过我们相当复杂的沟通方式,她告诉我,一名“高级”军医, 看到我和其他室友的照片,要求见一下我。

     我记得在学校的班上听到一些“顽皮”学生在低声谈论他们从香港走私到北婆罗洲的“肮脏”书中读过的“肮脏的老男人和年幼女孩”的故事。他们小心翼翼地除去了书籍的封面,改用旧数学,地理,历史等教科书的封面取而代之,藉以隐藏他们的“黑暗秘密”

     我有点担心,我等待与军官“约会”,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尽管妈妈生保证他是一个“好”的男人。此乃最近他在检查妓院时与妈妈生见过面后所得到的看法。

     妈妈生和我站在公寓入口附近的花园里与他相会。现在,入口处的保安人员打开了大门,向一名日本士兵所驾驶的日本军官车子致敬及鞠躬。

     一俟车子停在大楼的入口处,司机很快就下了车,打开了后门,他僵硬地鞠躬. 此时一个50多岁瘦弱秃顶的男人从车上出来,然后走上公寓大楼的石阶上。他穿著随意,只是卡其布裤子和衬衫。我们跟著他走上台阶,也恭敬地鞠躬。我和妈妈生进入客厅,她与警官交谈后,留下我一个人单独和他在一起.妈妈生去厨房准备茶点。

     当我站在一段距离外穿著我的浅蓝色短款和服(Happy Coat,快乐外套)和草拖鞋时,他瞥了我一眼。他指著他坐在桌旁的椅子。当我坐下时,妈妈生带着一个托盘、茶壶、茶杯和一些蛋糕。她把它们放在我们面前。她瞥了我一眼,在回厨房的路上一直微笑而行.

 

 

台 湾慰 安 妇纪 录 片 :  芦 苇 之 歌

 昔 日 韩 国 慰 安 妇 集 会 反 对 日 本 治 愈 金 .

 

 

     他用优秀的英语愉快地问我,“你想要一些茶和蛋糕吗?”我礼貌地拒绝了,说我刚吃过晚餐。

     他从他面前喝了一口茶,然后说,“你多大年纪了?”

     我回答说, “17岁”。

     他问: “你出生在这里?”我以点头回应。

     又问:“你的父母在哪里?”

     我从那个问题中了解到,妈妈生并没有告诉他我的父母在日本宪兵监狱。也许田中(Tanaka)也没有告诉她这个事实。

     我犹豫了一阵然后说, “他们在这里”.

     他很认真地看著我, 说 : “为什么你在这里,而不是和你父母在一起?”

     我们的眼睛短暂地相遇,我看向别处去,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说:“这是你不愿意告诉我的原因吗?”注意到他的问题引起的痛苦。

 

 

日 本 慰 安 夫 

二 战 期 间 ,日 本 除 了罪 恶 昭 著慰 安 妇外 ,也 设 有慰 安 夫 .后 者 情 况 也 不 见 比  慰 安 妇好 .

 

 

     我说:“不是那样,先生。”我们的眼睛再次相遇。

     我接著说:“因为我被从日本宪兵监狱送到这里,我被拘留了好几个月。我的父母也被捕并入狱。”

     他皱起眉头,轻声地说道: “我很遗憾听到这些”

     我们保持沉默了一段时间。他从椅子上站起来,慢慢地朝著一排打开的窗户走去,从这扇窗户俯瞰著花园,并且思考了一段时间。我意识到妈妈生正在厨房里看著我们,或许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继续坐在桌子旁,说:“你可能想知道我为什么要求见到你,原因不是你可能想到的。因为我在其他一些女孩的照片中看到了你的照片。”

     此时,他的声音变了,轻声地说道: “你和我非常珍惜的人有著惊人的相似之处。”

     他眼晴盯著那杯茶.“我曾经想过......。”他开始说并停了下来。“这只不过是一个疯狂的想法,可能实现,但从那以后......。”他悲伤地笑著说:“没关系。你能来见我真是太好了。”我意识到我们的会议即将结束,我在某种程度上应对其突然结束负责.

     我说:“我很抱歉,如果我让你心烦意乱,”“这是因为我曾经说过在日本宪兵监狱里.......而且我的父母仍然被捕。不是吗?”

 

 

日本军官很想领养水莲, 因她酷像去世的女儿
Japanese military officer wanted to adoptSwee Lian because shewas like his deceased  daughter .

 

 

鬼 乡

 鬼 乡中 的 一 个 镜 头  

 

 

     我可以看到他眼中的悲伤,他说:“你不应该受到责备。我有点不高兴,因为我不得不放弃我的想法。当我看到你的照片时,你使我想起已故的女儿,她两年前在英国的一次溺水事故中去世,她正在那里求学。如果她还活着,她就如你的这般年龄。这种相似之处真的很了不起。我想我的妻子和我都会很高兴,如果我们有办法领养你.当然,如果你同意了.你来我们在日本的家一起生活.。我们会照顾你,就像我们都非常想念的女儿一样。你不属于这样的地方,我认为对于那些职业性的人士来说是可以的......但是,当年轻女孩遭到强迫.......。......'他没有完成他所想说的话。他叹了口气,用手指穿过他那稀疏的头发。

     过了一会儿,我说:“你对我有这么光荣的想法,先生。”我站起来相信我们的相会经告结束了。

     他说:“你不必走.我们可否谈多一会儿吗?或者,你不愿意吗?”

     他又说: “希望无论如何我都没有冒犯过你.”

     我到回座位后说:“我们似乎有一些非常痛苦的回忆。”

 

 

另 一 部 韩 国慰 安 妇电 影 : 鬼 乡.

韩 国慰 安 妇电 影 : 鬼 乡宣 传 海 报 

 

 

     过了一会儿,他若有所思地说:“我是一名医生,知道如何修补骨折,但我仍然没有办法修复破碎的心。为什么你的父母和你被捕?”

     我解释说: 这是因为我们支持中国救济基金,并告诉他我在日本宪兵监狱里度过的几个月,我被强奸过,以及为什么我会被送到妓院。我说的话让他深感震惊,他双眉紧锁的听著。我还告诉他,我的父亲是一名专门研究中草药的医生,并在北京毕业,我的母亲是一名水彩艺术家,用中文写诗.

     当我告诉他我的父母原本打算送我去英国的一所大学攻读教育学位.他说:“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时,我还是一个年轻人。我和父母住在英国几年, 那时我父亲在那里担任大使职.那也是在我进入医学院之前不久。

     他有一段时间的思考一下子,或许回忆起一些美好的回忆。

     这是一次非常愉快的相会,在我们分手之前他说道:“见到你是最愉快的。如果我可以说,你不仅是愉快的,而且也是最聪明的。我们必须很快再见面。”

     他在离开前与妈妈生进行了简短的交谈。


未完待续 36 下一篇 : 第八章 Chapter 8 (四十一) 再见 Farewell

 

 

 

 

 

 

 

 

 

 

 

 

 

 

 

 

 

 

 

你今天是 107860 訪问者(由2011年9月11日起)
You are 107860 visitors today(Since 11th September,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