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无用的女性Unwanted Females 首页 我的遊記 北婆罗洲慰安妇 North Borneo Comfort Woman (2019年) (六) 无用的女性Unwanted Females

 

(六) 无用的女性

Unwanted Females

 

 

女性会加重家庭的贫困和不幸

Women Will Increase The Poverty And Misfortune Of The Family

 

 

北婆罗洲时代之吧巴(Papar)吉普火车

 

公元1904年亚庇市景

 

 

          由于中国不时发生水灾、饥荒和其他灾害。因而无法供养那些不能为本身和家人提供生存所需者。这适用于在一个类别下聚集在一起的“非生产性女性和农场动物”。

          男性和女性儿童的“价值观” 经过仔细评估的结论是:女性会加重一个家庭的贫困和不幸. 因为女性未能像男性般辛劳工作, 但彼等则消耗同样数量的食物. 此外, 除非父母能付出可观的嫁妆, 否则更无法找到丈夫.而此乃不可能者, 因为家道贫困之故也. 

          再者, 大多数人相信, 那些家中女儿多过儿子者乃是被 “众神诅咒” 者. 这些观点从无知和迷信的教条编造出来,结果造成女婴出世时被杀死. 然而,此一做法却受到了鼓励, 因被认为可减低中国的出生率, 以缓解粮食不足, 并且避开 “众神的诅咒”.

 

 

英殖民政府立法保护妇孺及苦力劳工

British Colonial Government Legislation Protects Women

And Children And Hard Labour

 

 

早期在北婆罗洲之华裔妇女

 

在北婆罗洲耕作之华人客家妇女

 

 

          一些在中国和海外城市家庭中的女孩子,能够幸运地接受教育的薰陶及更广泛的生活概念,可幸免于那些占绝大多数人口原始农家的命运.彼等之原始生活与习俗,以迷信为主,尚且经几个朝代都保持不变.人们全靠物物交换制度和他们土地的生产品生存。 

          女婴在出生时被杀死,通常是将之窒息而死。如果由于某种原因,一个女婴的生命得以幸免,那么在未来一生中仍将面对“传统的”和根深蒂固的偏见。

          中国移民劳工一些吓人滥权案件,促使英国殖民地政府在其海峡殖民地新加坡(Singapore)、马六甲(Malacca)、檳城(Penang)纳闽(Labuan) 设立了一个称為保护华人的部门.

          该部门於公元 1877年设立,执行法律不仅保护华人苦力劳工,而且也保障了华人女童、未婚的年轻女性、被贩卖为奴、或娼馆为妓, 以及她们家庭残忍的“传统”虐待。

          与此同时,也看到了由基督教会、佛教和道教等宗教团体所设立的“福利院”(Welfare Houses)。

          公元 1980年的“社团法令”, 使到所有黑社会变成非法组织。但它却没有阻止黑社会开设 “俱乐部”(Club)作為促进娱乐、慈善、中国文学和宗教的活动。

          严重的刑法将触犯者递解出境.如此一来 ,迫使黑社会组织转向地下活动,集中勒索中国商店老闆,妓女和走私鸦片。

 

 


女孩们命运安排注定要成为女奴或妓女

Girls’ Fate Arrangements Are Destined To Become

Slave Girls Or Prostitutes

 

 

早年中国妇女, 以发型显示结婚或未婚

早年中国妇女群像

 

 

          在中国,人们普遍认为,女孩,特别是来自穷苦大家庭的女孩, 命运安排注定要成为女奴或妓女。一些健康,遭遗弃的女婴,有时会被遍布农村各地之“奴隶农场” 主人以粮食作为交换.

          在这些“农场”婴儿得到了生存的必需品, 直到她们10岁时才将之卖给在中国和东南亚那些迎合恋童癖者的妓院 。一般人相信与处女发生性关系, 会“增强一个男人的男子气概,延年益寿及带来好运”.

          我的母亲曾解释说,一些父母希望“嫁掉”他们的女孩之心愿很大,一旦女孩们进入青春期,在妈妈或年长“阿姨”陪伴下, 他们就会在公共场所穿着朴素的“家居服装”,并且在没有任何化妆下列队示众.

          鉴于来自其他未婚女孩的父母之激烈竞争,彼等将尽力地向专业媒人、寻找“处女新娘” 者、或找寻具有良好家务训练做妾侍者,推介该名女孩如何之“纯洁”.

          此外,一名女孩也将在婚礼当天通过“纯度测试”。方法是将一条白布置放在床的中央,礼成后,即刻由新娘和新郎家的代表检查,这些人早就不耐烦地等候在“洞房”外, 等待发现布料上的某些“证据”,藉以决定新娘的“纯洁”程度。

          如果没有这样的证据,婚姻便被认为是无效的,新娘家人因此造成新郎家“严重失去面子” , 必须作出 “足够的赔偿”。在大多数情况下,遭此羞辱后的新娘, 会被贩卖作为女奴或卖给妓院。

          在东南亚大多数移民的华人家庭中,女孩子不敢奢望能有超过小学低年级的教育(在很多情况下她们仍然是文盲),因为从幼年开始, 她们就由母亲或“阿姨” 教导家务事,以便将来做一个温婉贤淑和处事能干的妻子, 相夫教子.

 


残疾女孩会给家庭带来“永久的不幸”

Disabled Girls Bring “Permanent Misfortune” To Families

 

 

这些客家人移民胼手胝足, 垦荒耕种, 辛劳工作, 奠定今日客家人在沙巴的坚实基业.

最 早 期 客 家 移 民 在 耕 作 情 形 

 

 

          一般人都相信身体和精神残疾的女孩子“乃被众神多次诅咒” 者, 会给家庭带来“永久的不幸”。 这些婴儿通常在出世时就被舍弃掉,或者在他们生命的剩余时间里,被关禁在屋后小小空间隐蔽处,他们在恶劣条件下苟涎残喘.

          相比之下,年轻的男性中国人从他们出生那天起就受到了庇护.他们将“承袭香火”“承袭家产”。长子将带领所有吊丧者, 跟随在装载有他的父亲的棺材与尸体的灵车后面哀悼,他已经取代成为一家之长。

          他将得到适当的尊重,享有他的家人可以承受的所有特权,他的妻子和孩子也是如此。但他的姐妹们一旦结婚或成为他人之妾侍,就会被当作是“外人”,他们永远离开了家。

 

 

跳出油锅却掉进火坑

Jumped Out Of The Pan But Fell Into The Fire Pit

 

 

早年到南洋各地工作之 “妈姐”.

南洋妈姐

 


          正如西方一位作家所观察到的那样:就一般中国女性而言,她们离开家庭后的生活,与她结婚成为他人妻妾,或被卖给妓院几乎无甚差别。

          她们只不过是由早期苛刻待遇之奴役改换至相似的景况,即是在一个霸气丈夫和他的母亲下苟且偷生.后者也像所有中国婆婆一样,将会用“传统”的残酷手段来对待他们的媳妇.对于年轻的新娘来说,这就像是从跳出油锅却掉进火坑一样.

          一家之子往往会被鼓励在学业上取胜,更不遗余力地让他在英国大学就读, 而成为一名医生或律师 .即是:如果他不会因伦敦可提供来自东方的小伙子许多诱人花钱场所而分心受害的话. 失败并没有改变为人之子在家庭中的地位,因为他永远处于比他的姊妹与幼弟更高的水平上。

          众所周知,女孩们通常是睡在通道和厨房里,他们一大早便起床清洗马桶,将粪便倒在屋后屎坑中, 此乃因当时之厕所没有冲水系统及下水道之故也.

          女孩们在其余时间里洗涤衣服、烹衽、及为家中长辈们按摩和服侍他们在潮湿的热带气候中安眠. 或者在需要的时候,与家庭中的任何男丁发生性关系。

          当这些女孩们病严重时,她们会被送到了一位收费不高的华人“先生”医生那里,即使是低薪的苦力们,他们也肯为兄弟们付出最昂贵的医疗费.

 

 

英国华人绅士之子

Sons Of The British Chinese Gentleman

 

 

公元1882年首批客家人移民抵达北婆罗洲

早年北婆罗洲客家移民中, 有十家人是基督徒. 他们在古达老山(Lausan Kudat)
建立巴色教会. 图为黎力基牧师(Rev. R. Lechler) .

 

 

          一些年轻的华人男士任意地把钱花在酒吧、餐馆、“歌舞厅”和昂贵的妓院里。他们穿著最新的英国风格服装,并抄袭了其他的昂贵习惯,诸如此类例子在英属北婆罗洲和英国殖民统治下的其他地区都很常见。

          他们学习了“西式交谊舞”,并玩英式运动,如板球、草地滚球、台球和纸牌游戏,如桥牌和扑克牌。

          他们的父亲在彼等 18岁生日时赠送了镀金烟盒或昂贵的石楠木管,并引导他们喝威士忌和啤酒, 更由於依照英国的标准:“男人喜欢抽雪茄烟、用烟筒喷烟、喝好的威士忌酒”。

          他们也被允许采用英文名,如汤姆(Tom) 、迪克(Dick)哈利(Harry)或那些较少见用者。他们唱起了英国国歌 “天佑女皇”,同时散发出强烈的吸引力,因为他们觉得自己是 “英国华人绅士之子”, 并引此为傲.

          我的父母告诉我,他们要解释影响中国妇女可怕的生活条件,原因是因为他们认为这是社会学教育的必要部分。此点让我往后阅读到了关于与世隔绝中国农村里的苛刻生活, 并从事研究论文和书籍。

 

 

英 国 华 人 的 绅 士 装 扮 

最 早 期 客 家 移 民创 办 学 校 ,相 信 是 北 婆 罗 洲 (沙 巴 )民 间第 一 所 民 办 学 校 . 

 

 

          我的父母年岁相同,不过,我母亲比父亲大两个月。他们各自的家庭情况都相当富裕,并且彼此保持良好的关系。即使在我父亲达到18岁的“适婚年龄”之前,他的父母也注意到他对我母亲“非常友好”共度不少欢乐时光,因他过去常常与他们的家人互访。

          我的父亲有一天笑着告诉我,他总是用优秀的英语说话。他说:“我们向婚姻状态过渡是一种平稳而愉快的体验.”

          在与我母亲订婚后,他在北京的一所医学院学习了4年,专攻草药。作为长子,他继承了他的家庭药房业务。当他不在家的时候,我的母亲接受了中文基础教育和较高的英语水平,进一步学习英语。

          她对我父亲从中国回来的时候,从导师那里学得能操“上流社会”的英语口音感到惊讶不已. 其导师是一名英国妇女,一所学校的退休校长。

          多年来在北婆罗洲的生活持续在稳定中进展。我们逃脱了大部分“狂野西部”(Wild West)的腐朽影响。我们大体上是宗教人士和爱好和平的人,尊从旧的法律与传统,因为它们“很好”,我们对社会上“坏”的人加以排斥之。


未完待续 6 下一篇: 猎人头者的报仇 Revenge Of The “Head-Hunters”   

 

 

 

 

 

 

 

 

 

 

你今天是 108091 訪问者(由2011年9月11日起)
You are 108091 visitors today(Since 11th September,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