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Chapter 1 : (五) 根 Roots 首页 我的遊記 北婆罗洲慰安妇 North Borneo Comfort Woman (2019年) 第一章 Chapter 1 : (五) 根 Roots

 

第 一 章

Chapter 1

 

 

(五 ) 根

Roots

 

 

早年从中国运载苦力来南洋的帆船. 这艘船停泊在京那巴当岸(Kinabatangan) 海上.

公元1904年亚庇市景
 

 


     我的父亲是一名医师, 华人俗称 “先生”, 专长中医中药. 他早年在北京的一间中医中药学院受训, 而后跟随其先父悬壶济世.他们两人很受英属北婆罗洲亚庇(Jesselton British North Borneo) 福建(Hokkien)社区的尊崇. 在该处我们的家族居住了逾两代人之久.

     他的祖父大约於公元1800年后期,与中国其他各省份上千计饥肠辘辘的苦力(Coolies), 由厦门(Amoy) 乘搭一艘挤迫不堪的帆船出发, 飘扬过海到婆罗洲(Borneo)来谋生.

     抵步后, 他为一家华人伐木商在稠密和热气腾腾, 环境条件极其差劣的森林中做了9年的苦工, 直到其与当年中国黑帮所签下之卖身契解约为止. 彼等(中国黑帮)走私贩毒.控制男性作奴工, 并供应女奴到妓院当娼. 

     他后来开了一间小店铺, 专售由中国贩买来的中药. 由於从中国来之华人劳工急剧增加, 需求孔殷, 业务蒸蒸日上. 店务上了轨道后, 他返回其故乡厦门,与其家族有渊源之女性结婚. 婚后带著新娘子返回英属北婆罗洲, 即是他所选择的家园, 开始成家立业.

     在年幼的时候,我把南洋的海外华人城镇中的社区视为理所当然者; 好像它们是原始景观的一部分。感谢我的父母,我很自豪地发现许多苦力移民,虽然历经千辛万苦,却能积累了巨额的财富。

 

 

中国苦力赤身在马来亚锡矿场工作的镜头

在马来亚锡矿场工作的中国苦力

 

 

     许多人成为众所周知的慈善家、银行家、商业帝国的大亨、航运和财经巨子、专业人士和学者。我也很欣赏他们早年在东南亚之英国(British)法国(French)和荷兰(Dutch)殖民统治所作的巨大贡献,为我们今天所看到的现代化城市和教育机构奠定了基础。

     这些早期定居者所取得的成就,更加引人注目,因为他们是在殖民统治下这样做了; 殖民主义者把他们控制下的任何企业的大部分利润取走.

     我的祖父曾告诉我父亲有关在中国的困苦情况; 封建军阀造成的干旱、洪水、饥荒、流行疾病和冲突等,增加了中国农村人口众多的问题。

     由於疾病和饥饿造成的普遍死亡,导致了公元 1830年代以来难民的压力. 这一数字从公元 1850年开始更是急剧增加。

     成千上万的年轻、文盲的苦力男子(称新客)在身无分文下,抵达在东南亚殖民地区之目的地; 他们唯一所拥有就是他们身上所穿的衣服。他们很容易成为奴隶劳工承包商(称客头)的牺牲品,彼等活跃於在中国南方省份如汕头 (Swatow)厦门(Amoy) 广东 (Canton)和英国殖民地的香港(Hong Kong). 彼等也提供帆船服务至东南亚。

     尽管就业的条款和条件令人遗憾不堪,但逃离中国的大量人员都愿接受任何的工作。他们离开中国,知道他们可能不会再看到他们的家人。

 

 

早年华人苦力生活苦况

Early Years Of Chinese Coolie's Hard Work

 

 

在码头工作的中国苦力

清末到南洋的中国苦力

 

 

     在大多数情况下,男性苦力每天工资为 3角钱,两顿免费餐。女佣(Amah)每月工资从3元到5元,包括免费膳宿。

     在建筑行业称为三水(Sam Sui)的女工,每天工资为 2角钱至2角5分,两顿免费餐。所有的人都与在中国之劳工承包商签有“债务债券”(Debt-bonds), 规定他们在三年内只得一半的日薪,以对还从中国至目的地的船费。

     每个苦力在帆船上的空间是2x4尺(仅有蹲的空间)或更昂贵(2x6尺的空间),只能够供躺下。在航行中死亡的人的尸体, 会被扔到船外鲨鱼出没的南中国海。

     这些团伙贩卖鸦片(由英国人在印度种植,通过英人拥有的香港走私进入中国),并且非常受到苦力吸毒者的青睐。

     此外,还有一些穷家女,被卖为女奴的行业,也极为蓬勃发展。他们被卖给东南亚富有的华人家庭或众多的妓院. 后者以 “中国妹” 作号召, 吸引越来越多对中国女孩趋之若鹜的苦力嫖客。

 

 

中国早期来南洋工作的苦力, 好吸鸦片. 烟枪在手, 快乐似神山.

中国早期苦力穿著稻草雨衣

 

 

     作为女奴出售的女孩们也成了他们主人妾侍。他们和他们的子女会被纳入“大家庭” 中,但却被剥夺了家庭合法成员的特权或尊重,被视为弃儿。

     我的祖父曾告诉过我父亲,有关早期在英属北婆罗洲的可怕的工作条件. 苦力们每天只给两碗稀粥,咸鱼和蔬菜,日薪为 30分(不工作,不计报酬,即使在生病或受伤的情况下),每日工作8至 10小时, 在充斥疟疾的森林地区斩伐及砍下巨大的树木.

     他们睡在棕榈树叶的枝干上, 以水桶收集雨水作饮用, 不过他们会紧紧地用布覆盖著,以防止森林害虫污染。

     他们睡在2x6尺蚊帐下枯叶制成的草席上. 在这森林营帐中的急救设施, 只有几樽消毒剂及把树枝砍成条状作为绷带用. 奎宁(Quinine) 药水乃当时防疟疾用者分发予患病者. 那些因疾病、重伤、蛇咬及因传染病而死亡者之遗体, 不是抛入鳄鱼出没的河流, 就是临时挖掘之浅坑墓穴中, 过后常遭野兽挖出吃掉.

     尽管有这些情况,但从中国来到新加坡(Singapore),婆罗洲和东南亚其他地区的苦力,仍源源而来, 不绝于途.北婆罗洲的繁荣程度有如其他地方一样有所增加。由伐木承包商清理过的森林土地被用以为改种橡胶和香料。

 


亚庇地位日渐重要

Jesselton’s Position Is Becoming Increasingly Important

 

 

早年亚庇码头

中国著名的三水女工

 

 

      从一个小小的港口,我的家乡亚庇, 由於越来越多货轮及客轮往来及应用其码头和货仓设备, 增加了它的重要性. 商业贸易也因亚庇至内陆地区新火车的开通而有所改善. 这些如雨后春笋似的“森林小镇”保佛(Beaufoort) 丹南(Tenom) 、及根地咬(Keningau) 等地.新的定居者、房屋和商店、与学校和中草药诊所一起涌现.

     荷兰东印度公司已经控制了英属北婆罗洲沿海地带广大的地区,该地区拥有天然港口,是从新加坡北上到日本以及远至澳大利亚(Australia)南部的贸易路线的重要连接点。

     随着岁月的流逝,大型华人社区在婆罗洲北部沿海地区出现.与此同时,也看到了中国宗教信仰和文化的崛起,以及奇诡地由于中国自然灾害跟随而来的一些苛刻 “ 传统的家庭习俗”, 与这一广大被孤立和文盲群体之奉行迷信相呼应.

     当我大约13或14岁时, 我的母亲告诉我有关于中国女性悲惨的命运, 大约自清朝开始(1644-1911) 直到公元1930年中国变成一个共和国为止.

     公元 1937年的中日战争, 看到中国人受到无情的迫害。这种情况在公元 1941年日本入侵和占领东亚和东南亚地区的过程中持续不断,直至公元1945年日本投降才告结束。

     差不多50年后,当我写回忆录时。我想起了我的母亲告诉我有关满清王朝,数百万女性的命运,以及他们的生活与被称为200,000万名“慰安妇”的生活一样令人震惊的事实,他们被强行送到了由日本人经营的妓院, 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日本军人服务.


未完待续 5 下一篇 :  无用的女性   Unwanted Females         

 

 

 

 

 

 

         

你今天是 108091 訪问者(由2011年9月11日起)
You are 108091 visitors today(Since 11th September,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