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 前言 Foreward 首页 我的遊記 北婆罗洲慰安妇 North Borneo Comfort Woman (2019年) (一 ) 前言 Foreward

 

 

北婆罗洲慰安妇 

 

North Borneo Comfort Woman
 
 
 
 
2019
 
 
 
 
 
(一) 前言
 
Foreward
 
 
 
 
少女的眼泪---慰安妇
 
Tears Of A Teen-Age---Comfort Woman
 
 
 
 
北婆罗洲慰安妇(Comfort Women). 原名: “少女的眼泪--慰安妇”
(Tears of  A Teen-Age: Comfort Women).
 
英属北婆罗洲渣打公司时期亚庇市景
 
 
 
 
     公元2016年, 我与内人曾专程前往泰缅边境之桂河桥(River Kwai)游览, 凭吊这个牺牲了10万名联军生命而换来之 “死亡铁路”, 并追寻其昔日之历史与艰巨的建桥筑路工程和惨状. 
 
     没想到我竞然会在死亡铁路的博物馆与研究中心(Death Railway Museum and Research Centre) 发现有关神山游击队(Kinabalu Guerrilla)北婆罗洲慰安妇(North Borneo Comfort Women) 的资料. 前者乃是由麦士韦尔豪(Maxwell Hall) 所著, 我早年已拥有该书, 不以为意; 后者却给我带来了意外的惊喜. 於是乎, 我立刻毫不犹豫 地把该书买下, 并急著在数天内把它看完. 
 
     我发现它所记述者, 并非闭门造车,凭空捏造者,全系反映北婆罗洲日治时期的真实情况. 因为那个时候, 恰好我又正在翻译麦士韦尔豪“神山游击队”一 书 .
 
     我发现两本书所述及之昔日之亚庇情况及地方名称, 例如: 亚庇大钟楼(Clock Tower)亚庇酒店 (Jesselton Hotel) [充作日本军官住所]  、亚庇俱乐部(Jesselton Sports Club) [充作日本宪兵(Kompeitai) 总部及拷问中心]、三英里监狱、以及其警察营房[用以囚禁英国官员]神山游击队在丹南伏袭火车, 造成16名日本士兵死亡、哈灵顿路(Harriton Road) 、鲁斯路(Rudge  Road) 、圣公会教堂(All Saints Church)巴色会教堂(Basel Mission Church) [被充作为“慰安所”] 、 60万英镑奉纳金 … 等, 大致上雷同.
 
     北婆罗洲慰安妇(North Borneo Comfort Woman) 这本书的作者为 “水莲”(Swee Lian), 她是一名华裔女孩. 事件发生时, 她才16岁. 故此书的封面原名:“少女的眼泪---慰安妇”(Tears of  A Teen-Age: Comfort Woman). 
 
    也许该书封面因未具有北婆罗洲地名, 正如其他一些慰安妇书籍以“中国慰安妇” 、“韩国慰安妇” 之类作书名, 故而没有引发人们的注意. 沧海遗珠, 寂寂无闻地被置放在书架上.“北婆罗洲慰安妇” 这一名称是我加上去的.
 
 
 
 
桂河桥 
 
桂河桥博物馆及研究中心  
 
 
 
 
     水莲”是作者的笔名. 不用真名的原因 , 按照她本人的说法 , 她不愿此书发表后引起旁人异样的眼光及使到家族蒙羞 .不过, 她却在书中说, 她出世时父母将之取名 “水莲”, 乃意指 “莲花”, 寓意“出污泥而不染” 、“清新、美丽” 的意思. 
 
     水莲的父亲是亚庇一名中医, 早年在北京一间中医中药学院受训, 返回亚庇后悬壶济世. 她的母亲是一名家庭主妇, 擅长水彩画. 日本人占领北婆罗洲时, 水莲刚满16岁, 就快17岁, 就读於亚庇圣弗兰西丝女校(St Francis Convent School). 她有一位青梅竹马的初恋情人春仔(Choon), 曾参与神山游击队. 
 
      水莲与春仔父母同是救华会(即中国救济基金会)成员, 遭日本宪兵逮捕下狱, 拷打虐待至死. 水莲却被强行掳走, 并遭日本军官田中中尉( Lt.Tanaka)强奸, 过后禁闭在慰安所内 , 强迫充当慰安妇. 她是当年在亚庇日军所开设之慰安所内唯一的本土女孩, 其他的女孩们全是来自印尼爪哇(Java)
 
      奇怪的是, 此一事件完全没有传言或官方文件记载可考, 若非作者亲自揭露, 更是神不知鬼不觉, 永远将被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 我从小到大, 从未听说过北婆罗洲日据时代, 也有本土女孩被迫作慰安妇.
 
 
 
 
日军入侵北婆罗洲前从升旗山俯瞰亚庇市区之影
 
北婆罗洲时期亚庇大钟楼一带景色
 
 
 
 
     更妙的是, 水莲后来被一名日本人名字叫比利铃木(Billy Suzuki) 所营救. 该名日本人是一位民航飞机师, 他与春仔一起把水莲从慰安所内救出, 偷运入新加坡一所尼姑庵中避难, 直至战争结束为止.
 
     战后水莲与春仔结婚, 并移居澳大利亚(Australia). 春仔后来得大肠癌去世, 而作者本人不久也相继撤手尘凡. 
 
     此一有血有泪的回忆录, 乃由出版社聘请专人将其所留下之手稿整理出版. 为了尊重出版商版权, 我曾花费经年找寻相关出版社, 直到确定相关出版社已停业不复存在后, 我才动手翻译这本书. 
 
     有关日本统治北婆罗洲时期的著作和记载并不多, 而日治时代三件重大事件的真实记载, 又全系英文著作.即: 1.麦士韦尔豪(Maxwell Hall)神山游击队(Kinabalu Guerrillas); 2. 保罗汉 (Paul Ham): 山打根死亡行军 (Sandakan: The Untold Story Of The Sandakan Death Marches); 3. 水莲(Swee Lian) 所著之 “北婆罗洲慰安妇”(North Borneo Comfort Woman). 原名: “少女的眼泪--慰安妇”(Tears of  A Teen-Age: Comfort Woman).
 
     我已翻译了 “神山游击队” 这本书, 并在华侨日报连载完毕, 引发广大读者共鸣. 此次所翻译之“北婆罗洲慰安妇” 一书, 改以小说方式撰写, 内容丰富精采,更加引人入胜.  改天若能再翻译 “山打根死亡行军” 一书, 则能够完整地将往昔北婆罗洲时代日治时期所发生的一些未尽人知之事件, 呈献予华文读者群. 由於年岁已高 ,我不知道还有没有足够的耐心与精力, 因为该书厚达656页, 要耗费比前述其他两本书双倍的时间才能完成翻译工作.
 
未完待续 1 下一篇 : 时代背景 Historical Background    
 
 
 
 
 
 
 
 
 
 
 
 
 
 
                
(二 十 二 ) 搜索 The Search
(三十三) 我的 "新 家" My New "Home"
你今天是 108093 訪问者(由2011年9月11日起)
You are 108093 visitors today(Since 11th September,2011)